• 成人美图
    亚洲性爱
    露出偷窥
    网友自拍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玄幻仙侠
    都市言情
    经验故事
    明星偶像
  •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永久发布:www.test.cn

    天堂岛,主控室。

    虎王、狐笑、狐姑、狐露、豹杀豹虐,还有马六老五等所有人齐聚一堂。

    在场的人都一脸凝重,仿佛有什麽大事发生了一般。

    尤其是虎王,神色最爲严肃。

    「真的要拍卖她们吗?」狐姑首先开口,语气带着一丝疑惑。

    「这是…象首的命令。」虎王道。

    「这不是拍卖物品,这是人,稍有不慎我们都会暴露的。」狐姑道。

    「是啊,我还第一次听说拍卖品是人呢?」狐笑惊讶道。

    「就算可以拍卖,可萧雨这些人现在还完全没有驯服,恐怕要出问题啊?」狐露也插了一嘴道。

    「这是象首的命令。」虎王再次重申一遍继续开口道,

    「这场拍卖是暗箱操作,表面还是古董拍卖,只有我们邀请过的人知道,只要不出纰漏,应该不会出问题。」

    「哦,原来如此。」狐笑恍然,不过随后她又问道,「拍卖品不是人吗,那人怎麽办?」

    「笨,只要拍卖的人拿着古董上去展示,被我们邀请的人人就会看出来……」狐露话没说完。

    「明白了,表面拍卖的是古董,实际上拍卖的是古董身边的人。」狐笑插话道。

    「不错。」虎王点头道。

    「虽然如此,但我们也不能大意,因爲拍卖会是公衆性的,会有很多不是我们邀请的人参加拍卖,这点千万不要出纰漏。」虎王凝重的道。

    「还有萧雨陈媛媛等人,这些人还没完全驯服,也需要注意,最重要的是她们的面貌,万一拍卖的时候有人认识她们,估计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。」狐姑开口道。

    「嗯,只能做好防範措施了,拍卖的事,是象首的命令,我们只能服从。」虎王摇头,有些无奈。

    「那就準备吧。」

    所有的人开始忙碌起来。

    三天吗?

    希望时间来的及?

    拍卖奴隶?

    摇摇头,虎王是真的想不通。

    想不通就不想了,虎王转身离去。

    砰!

    虎王感觉身躯一团软软的物体,擡头看到一位陌生的女人正怯怯的看着他。

    他眉目皱起,心道,这裏是天堂组织的隐秘场所,怎麽还会有人闯进来?

    「你是谁?」虎王问道,

    「我是……陆贞。」

    陆贞怯怯的站在虎王的面前,手裏拿着一张卡片。

    虎王拿过来一瞅,心道,马六是不是閑的,连这种女人都不放过。

    陆贞今天穿着十分臃肿,一看就是家庭主妇的装扮,除了脸蛋有些少妇的风韵,其他在虎王眼中简直惨不忍睹。

    虎王本想转身离开,既然是马六让她来的,就让他操心去,不过转头一想,如今所有的人都爲三天后拍卖的事做準备,马六现在哪有功夫?

    于是,虎王扭头向前走去,一边开口,「跟我来。」

    陆贞只能乖乖的跟着他走。

    话说昨日被马六羞辱一番,陆贞想死的心都有了,如果不是被控制,她今天打死也不会来这裏。

    可是阴道被一根阳具锁住,也就罢了,最多难受,肛门没有那种内肠稀释剂,她发现根本无法方便。

    所以,今天她穿上家裏最宽松的一件家居服,按着卡片上的地址就来了。

    如果没有这张卡片作爲通行证,她也不会畅通无阻。

    马六没看到,却碰到了虎王。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小房间只有十几平方,一张豪华的办公桌就占去了房间一半,下面是一个茶几跟沙发。

    不用说,这裏是虎王的办公室。

    虎王坐在老闆椅上,身躯向后一仰,双腿搭在办公桌上,目光打量着陆贞开口道。

    「把衣服脱了吧!」

    「啊?」这麽直接而又赤裸裸地话语,陆贞根本就没有思想準备,不由惊讶出声。

    「快点脱,用不用我帮你。」虎王没耐性的再次开口。

    说实话他被象首突然下达的命令弄得有些措手不及,虽然他也不知道爲什麽象首会如此急迫作出拍卖的决定,不过隐隐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。

    这种感觉好像凭空出现,虎王却不敢忽视,总觉得这次拍卖不会那麽的顺利。

    这不,刚好又碰到陆贞,就把气撒在她身上了。

    同时他对马六的择女标準有些质疑。

    要知道,他们算是一个隐秘的组织,虽然全国各地搜寻美女,但也不是随意一个女人就可以入他们的法眼的。

    而陆贞,身材打扮,臃肿俗气。

    这样的人怎麽就被马六给弄进来了呢?

    陆贞面色苍白,眼神裏满是恐惧,她不想脱,可又不敢不脱,实在是被折磨怕了。

    如果这裏不是天堂岛,自己一家人都在这裏受到威胁,估计她寻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  可是这裏有她牵挂的人,她不怕死,却怕死的憋屈,如果被人知道她是被憋死的,想想她脸都没处搁。

    所以,听到虎王的催促,陆贞哆嗦着去解衣服的扣子。

    刹时间,一具丰满成熟的酮体呈现在虎王眼前。

    脖颈雪白,腰肢圆润,胸前那对硕大好像熟透的果实压弯了枝头,沈甸甸的,散发出浓郁的母性美。

    虎王双脚腾的离开办公桌,站立起来。

    他没想到,陆贞脱掉臃肿的外衣,体型却是如此耀眼,迷人。

    说实话,陆贞不算美,如果光看外表,包括容顔还有身躯,都很普通。

    她的身躯第一眼看上去,有些胖,但如果仔细一看,就会发现,那不是胖,而是丰腴。

    当眼光围绕她一圈,就会被她的全身吸引。

    成熟,全身无处不透着成熟的芬芳,散发出一种称之爲「母性」的诱惑。

    这种「母性」的诱惑,对男性最爲緻命,身处母性的港湾,没有烦恼,没有忧愁,只有快乐。

    虎王此时就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  不忍亵渎,却又蠢蠢欲动。

    虎王暗暗有些惋惜,这样的女人却被马六糟蹋了,实在是有些可惜。

    陆贞依然一副怯怯的样子,小手掩在私密处,神情扭捏,虎王虽然看的不清,但当他瞅了一眼,不由得又是一震。

    暗骂马六太过分了,竟然用大号阳具束缚她,不过也在惊讶陆贞承受能力。

    须知,大号阳具粗几乎在五公分左右,长度就更不用说了,至少十八公分以上,几乎没几个人能承受的住。

    不过很快虎王就释然了,成熟的女人又带着「母性」的光辉。

    既然是过来人,那麽大号阳具对她来说也就没什麽了。

    虎王走到她的面前,身躯比她高出两个头还多,陆贞有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。

    虎王蹲在她的面前,大手将她的手挪开,瞅着她的大腿根,被阳具撑着鲜豔而璀璨的肉穴,雪白的肌肤沾染点点液体,他第一次用温柔的声音说道,「你这样…没事吧?」

    肉穴被男人这样的注视,陆贞极爲难堪以及羞耻,她扭捏着,咬着嘴唇不说话。

    阴蒂都被阳具撑的有些变形了,他的手触摸,有液体流出,陆贞身躯一颤。

    虎王语气更加温柔,连忙问道,「是不是太粗了,受不了。」

    他的语气虽然温柔,但十分粗狂,听在陆贞耳中就是另一番意思了,吓得她只能开口道,「不…不粗,我受得了。」

    近距离接触,陆贞极爲拘谨,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极爲紧张的紧紧并拢,这种姿态更加凸显出肉穴插着阳具的形态。

    陆贞的腰肢没有少女般的纤细,相反的是她的腰肢有些肉肉的,小腹也没有少女的平摊,而是圆润带着一些隆起。

    但虎王知道,这不是赘肉,而是少妇独有的丰腴体态特征之一。

    虎王情不自禁摸了上去,柔软滑腻,弹力十足,就好像陷入棉花堆裏,温暖而又奇妙,手颤了一颤,竟然如同触了电似的不自觉弹开,却又接着抓了上去,那种美妙滋味妙不可言。

    少妇味道十足,母性诱惑无可抗拒。就好像出生的婴儿,最爲留恋的是母亲的怀抱。

    「呃呃呃。」

    听到陆贞的呻吟声,虎王的手停住,面带疑惑的问道,「怎麽了,我弄疼你了吗?」

    「没,没有…」

    陆贞怯怯的开口,有些难以啓齿,她的手背在身后护在臀部,似乎极爲压抑着什麽?

    虎王一看就明白了,这是她生理反应开了,也算知道陆贞今天爲什麽会出现在这裏。

    原来一切都是迫不得已。

    想起她现在的身份,虎王总算清醒过来,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,竟然对陆贞那麽客气。

    要知道,他和她的身份,算是奴隶主和奴隶的差别。

    做到虎王现在的身份,是根本不能对奴隶有感情这类的事情发生。

    这是组织的规定,任何人触犯都会收到严厉的惩罚。

    想到这裏,虎王不禁摸了摸头上的虚汗,站起身来。

    抛去母性的诱惑。

    虎王神色一变,有种铁血的味道扩散。

    砰!

    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。

    陆贞连忙弯腰将它拿在手裏,高耸双峰颤悠悠的令虎王的心也随之摇蕩,差点又沈浸其中。

    他连忙移开视线,开口道。

    「开始吧!」

    「啊?」陆贞的手僵了一下,她明白是什麽意思,可这也太难爲情了。

    想比赤裸裸的身躯,她还算能接受。

    可是让她当着人的面将肛门的菊管与手中的稀释剂连接,这简直就是解剖性的羞辱,她还真的难以接受。

    「快点,非逼着我亲自动手麽?」

    虎王再次坐在老闆椅上的身躯站了起来,脸色冷峻,开口道。

    如果先前他的话语还有一丝温柔。

    那麽现在就是冷漠无情,甚至带着一丝铁血的味道。

    不说虎王的冷漠,陆贞单单看到那魁梧强壮的体魄,她脸色就变了,连忙开口道,「不用,我自己…来。」

    陆贞的整个身子都颤悠着,少妇母性之美动人心魄。

    咬着嘴唇,小手伸在臀间,一拽。

    本来就已经极力忍耐着,如今却是异常顺利。

    如梦如幻,臀间衍生出一根透明的管子随着她的拉拽而变长。

    陆贞有说不出的压抑…

    先是肛门菊花一紧,随着菊管拉拽出体内,有种抽插的节奏、

    最难以言喻的是,就好像肚子裏的肠子被拽出来的错觉时刻萦绕在身心。

    这菊花锁,陆贞大体明白它的原理,平时缩在肛门裏其实很短,顶多三、四公分长。

    跟鱼竿性质有些相同,需要的时候,一节一节拉伸,就会变长。

    而这菊花锁的菊管拉长,它的主体会变大,卡住肛门外括约肌,从而达到菊管根本无法脱离。

    这也是陆贞最无奈的地方。

    默默地将菊管跟内肠稀释剂的袋子连接在一起,陆贞根本没有看到虎王阴阴一笑。

    陆贞也没有留意,今天的稀释剂的袋子比平常都要大好多。

    这意味着什麽,估计也只有虎王知道了。

    湛蓝色液体将菊管渲染出梦幻的色彩,缓缓流动,直达臀间。

    经曆过一次的陆贞极力控制着肉体的颤动,当涌入体内刹那,还是颤抖一下。

    凉凉的、好像温度骤然落下几度的错感而生。

    陆贞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有种汩汩流水在耳边环绕,她有些複杂。

    是什麽人会有如此心机,研究出如此另类的器具,还有稀释剂。

    菊花锁不提了,但说这内肠稀释剂。

    陆贞实验过,将菊管连接水龙头,流出来的还是水根本不能解决方便的问题。

    而唯有这种湛蓝色的稀释剂才能完全解决方便的问题。

    她也明白,无非就是这种稀释剂进入肠道,会稀释或溶解肠道的垃圾,从而再通过菊管排出来。

    这个设计有优点也有缺点。

    优点就是可以在任意场合,没有难闻的气味,而且肠道清理的特别干净,带有美容的效果。

    灌肠毕竟在古代就出现过,这点无需质疑。

    而缺点就是,稀释剂进入体内会让人有撑着的感觉。

    毕竟体内已经聚集了垃圾,再彙入稀释剂,岂不是雪上加霜。

    这就是陆贞现在的感觉。

    撑的感觉。

    陆贞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,像是五月怀胎的孕妇。

    心裏默默地道,快了,快了,因爲她体验过一次,所以知道很快肛门裏的菊管就开始往外排水了。

    可是,肚子还在隆起…

    六月、七月、八月………

    看着高高隆起的肚子,她的身子都笨拙起来,扭头看向那连接稀释剂的袋子。

    脸色刷的慌张起来,差点昏了过去,她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哪了?

    这稀释剂的袋子太大了,现在还有五分之一的液体没有流入体内。

    陆贞见状,赶紧弯腰想…可惜却忽略了,她现在根本就弯不下腰了。

    她又将手伸到臀间,想要将菊管拽起。

    岂料,虎王突然出现她的身后,阻挡她的手,双手抚摸着她圆滚的小腹,揶揄的道,

    「我瞅瞅,几个月了?」

    「不…不要摸…呃……」

    陆贞闷哼,连忙求饶道,「求求你,不要这样,真的装不下了。」

    虎王充耳不闻,他能看到陆贞肚子上的妊娠线,这是她生育的标志。

    生育过得女性,她的收缩能力都很强,虎王知道,只要不超过她怀胎时候的度,一般情况下都没事。

    而如今陆贞顶多算是九月怀胎的肚子,离极限还远着呢!

    「不不不…不要。」

    随着袋子裏面的稀释剂一点点减少,最终干瘪,她的腹部似乎也到了极限,形成一个椭圆。

    此时,如果被人看到,一定会误会她是一个怀胎十月的孕妇。

    陆贞半坐半跪在地上,双手托着肚子,哽咽着,不时的颤抖一下,引得胸前的双乳不时跳起。

    再看高高隆起的腹部,乍一看,吓人一跳,但仔细看就会发现,虽然臃肿但却圆润,给人一种很和谐,自然的孕妇之美。

    尤其是她那半坐半跪暧昧的姿势,白皙的双腿和大腿根部那阳具撑着的肉穴,以及雪白肥硕的臀瓣裏那一条菊管,虎王下体一团火热升起。

    虎王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欲火,将她的大腿往两边掰了掰,这一下陆贞连忙挺着大肚子费劲的爬起来,向门口跑去。

    她是真的慌了,连心都乱了,以至于还没弄清虎王要做什麽,下意识的就想逃。

    咣咣咣!

    肚子裏水的响动。

    颤动的胸,柔软的腰,双手托着凸起的肚子,她跑动的姿势,一颦一动,奇妙的结合在一起,充满惊人的魅惑。

    虎王惊歎的同时,又觉得有些滑稽好笑。

    她的两片肥臀随着跑动不断颠起臀肉,脚步蹒跚,像只企鹅,不过企鹅没有那麽长的尾巴。

    虎王一把抓住她的「尾巴」,脸色带着恶趣味,将菊管打了个结,如此就等于结不解开,她就会一直保持孕妇的形态。

    虎王心道,这也算对你逃的一种惩罚了。

    肛门的菊管被拽住,陆贞的脚步立马就停了,而且在倒退,不过虎王没有用力,怕她这个假孕妇受不了。

    陆贞清醒过来,她明白自己刚才慌了,在这裏,身躯又被如此对待,就算跑,又能跑哪裏去。

    所以她很配合,双手托着肚子,就像一个孕妇一样,乖乖随着他的拉扯退回来。

    当看到被打了结的菊管后,她身躯摆动,带着肚子水响声,差点就趴下了,正要张口哀求。

    「不要乱动。」

    虎王一拽菊管威胁道。

    陆贞乖乖的连话都不敢说了。

    当束缚在胯间的几根绳索松弛下来,阳具被虎王一点点从肉缝拔出来。

    虽然知道阳具很粗很长,但陆贞还是被吓到了。

    自己插着这根阳具一直坚持到现在,简直不可思议。

    可事实上,自己竟然没觉得有什麽特别不适,行动依然自如,这让她有些惊讶。

    「坐上来。」

    当陆贞的思绪被打断,看到虎王坐在老闆椅上露出下身的阳根。

    陆贞神色有些複杂。

    结局早就猜到了,不是吗?

    又能怎样,昨天的经曆不比今天。

    陆贞没有反抗,只是脸上有些痛苦,挺着大肚子来到他的面前。

    背过身去,小手摸索握住那根坚挺,眼眶裏有泪水溢出,肥臀落下、

    噗!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  •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永久发布:www.test.cn
   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永久发布:www.test.cn